黄瓜视频影院在线观看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如果居民反映如实,建垃圾焚烧发电厂就涉嫌程序违法。当然,即使这个项目违法,钱三运也不能当着这些上访居民的面说出来,这就是内外有别。

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项目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利益,可不是个小事,按照这些居民的说法,大多数居民对此并不知情。一旦串联起来,又不妥善加以解决,说不定就会引发一起群体性事件。稳定是发展的前提,稳定压倒一切,上级领导是最怕下面出现影响稳定的因素,继而引发群体性事件的。

对于群众反映的诉求,且不论是否有合理之处,钱三运都是一贯认真倾听的。他一边听,一边做记录。

“们的想法是停建西顾山垃圾焚烧发电厂?”钱三运微笑着问上访居民代表。

“是的。这是我们的底线,政府一日不改变这个错误决定,我们就一日不停止抗争。”小伙子代表说。

“可是,们想过没有,我们每天都在生产垃圾,垃圾不处理,堆积成山,臭气熏天,也会影响居民生活的?”

“建垃圾焚烧发电厂我不反对,但不能选址在西顾山。”中年妇女代表说。

钱三运笑着问:“那说应该在哪选址?”

中年妇女气呼呼地说:“那是们政府的事,我们这些老百姓不想管,也管不了。”

小伙子代表说:“领导,我倒有个建议,长河镇有块盐碱地,周边没有多少住户,可以考虑在那边建。”

钱三运点头道:“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。今天是我来城关镇上班的第一天,第一天们就来反映问题,这是对我的一种鞭策。坦率地说,我对这个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知之甚少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们能不能给我点时间?”

爱吃甜筒的不羁女生

小伙子代表说:“三天时间怎么样?”

钱三运沉思片刻,说:“好!三天后,我还在这里,接待们。”

小伙子代表说:“那好,我相信们,三天后我们再来找。丑话说在前头,如果们镇政府一味地推诿扯皮,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,可别说我们没提前打招呼。”

小伙子说话分明有威胁的意味。钱三运也不和他一般见识,始终面露微笑,并起身将上访群众送出了办公室。

“方主任,过来一下。”钱三运将党政办主任方志鹏叫住了。

“钱书记,是问西顾山垃圾焚烧发电厂的事吧,这事倪平和副镇长比我更清楚。”

“那让倪镇长来我办公室!”

不多时,大腹便便的副镇长倪平和气喘吁吁地走进来了。

倪平和四十几岁,个子不高,身材肥胖,挺着一个大肚子,就像身怀六甲的孕妇。钱三运心里暗笑,倪平和若是在洗浴间淋浴,是很难看到自己的丁丁和脚趾头的。

倪平和眉开眼笑的,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,就像个弥勒佛。

“钱书记,您找我有事?”倪平和态度很谦恭。

“坐,坐,倪镇长。”钱三运起身招呼倪平和坐下。

钱三运养成了只要有人进来,就起身相迎的习惯。这习惯源于他一段时间的秘书工作。现在,虽然来他办公室的几乎全是下级及群众,但并没有改变这个习惯。这个习惯体现了对来访者的尊重,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。(每个领导风格不同,以前有位领导,是位很谦虚很务实的领导,每次去他办公室,必然站起来起身相迎。)

“钱书记,您太平易近人了。”倪平和有些受宠若惊。

“倪镇长,可能也知道了,刚才很多群众来我办公室,反映西顾山垃圾焚烧发电厂的事,说发电厂严重污染环境,影响他们的生活。说说这个发电厂项目的来龙去脉。”

倪平和说:“钱书记,是这么回事。县城居民生活垃圾处理一直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,而我镇去年完成招商引资任务压力较大,我有次去省城招商引资,遇见一位环保企业的负责人,我们谈到了垃圾处理问题,他说他们公司就是主攻垃圾焚烧发电的,双方一拍即合,当即签订合作意向。回来我向杨镇长做了汇报,杨镇长兴趣浓厚,指示我尽快做好对接工作。经过几轮谈判后,我们与该公司正式签订了合同。”

钱三运问:“项目建设开工了吗?”

倪平和说:“快了,杨镇长的指示是尽快建成垃圾焚烧发电厂,争取早出效益。据预测,项目建成后,每年可以创造一两百万元的税收。”

钱三运又问:“项目建设所有的程序都符合规范吗?”

倪平和很干脆地说:“没有,杨镇长指示要快马加鞭,要有一种时不我待的迫切感推进项目建设,手续边建边办,可以先上车后买票。比如,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就没有完成,也没有公示和征求群众意见。杨镇长的意思是,如果公示环境影响评价报告,不仅会让更多的群众知晓此事,也会遭到群众反对的,到头来可能坏了大事。等项目建成,生米煮成熟饭,造成既成事实,群众想闹事也晚了。”

钱三运生气地说:“简直是胡闹!依法行政说了这么多年,怎么还是我行我素,拍脑袋决策?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都是为群众谋福祉的,而不是相反!侵犯群众合法利益的事我们坚决不能做!”

倪平和像泄了气的皮球,苦笑着说:“可是,钱书记,项目合同已经签过了,如果停建,就是违约,违约是要承担赔偿责任的。再说了,如果停建,我们招商引资和财贸税收压力就更大了,生活垃圾处理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。”

钱三运说:“没说要停建,我们的各项工作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群众,但不能因噎废食。垃圾焚烧发电厂建好了,能为民造福,反之,则会祸害百姓。除了西顾山,城关镇难道就没有更适合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地方吗?”

倪平和说:“这个还真没有,按照规定,垃圾焚烧发电厂要与居民区保持一定的距离。现行规定是一千米,但以目前的工艺水平来说,一千米显然不够。群众的诉求可以理解,但在城关镇,实在找不到比西顾山更适合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地方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