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2d6app地址

   钱三运正义感爆棚,且不说陆小曼是他的同事、一度意淫的对象,就是一陌生女子,他也会挺身而出的。他快速追了上去,陈宏志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扭头一看,心里顿时凉凉。

   “陈总,这片小树林好像不是赏夜景的最佳场所吧?”钱三运冷冷地问。

   陆小曼见钱三运来了,就像见到了救星,急中生智道:“钱县长,夜深了,我们一起回去吧。”

   钱三运见陆小曼不想戳穿陈宏志的丑恶嘴脸,便有意给台阶让陈宏志下,便说道:“陈总,我和陆书记顺路,正好一起回去了。再次感谢的盛情宴请!”

   陈宏志虽然知道今晚是没有福气享用陆小曼了,但并不愿意松开抓住陆小曼的手。当钱三运主动握手时,陈宏志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紧紧抓住陆小曼的手,硬着头皮和他握了握手,说:“钱县长,这么快就回去?韩冰冰呢?”

   钱三运说:“韩冰冰一个人在KTV包厢里呢。”

   陈宏志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钱县长,韩冰冰这几个姑娘是我今天特意请来犒劳们几个县领导的。不瞒说,仅韩冰冰一个人的包夜费就是十万元。”

   钱三运惊讶地问:“十万?这么高啊!”

   陈宏志说:“人家好歹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二线演员,十万元并不算高。去年,我请了一位当红女星出台,包夜费五十万元。五十万元的包夜费虽然价格不菲,但国内当红女星就那么十几个人,市场需求旺盛,而资源稀缺,价格自然就水涨船高了。”

   钱三运说:“陈总,韩冰冰是花大钱请来的,今晚就好好享用吧,我走了。”

   陆小曼就像受了惊吓的孩子,生怕钱三运丢下她不管,快步走到他的身边,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的手。

   “钱县长,我们走吧。”陆小曼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。

   气质清纯美女碎花裙复古写真美照

   宏志庄园虽然是陈宏志的领地,是他的独立王国,但是,他并不敢对钱三运下手,这个身手不错又很可能成为刘建成省长乘龙快婿的男人,他惹不起。

   陈宏志天不怕地不怕,现在终于遇到一个强劲的对手。他目送着钱三运拉着陆小曼匆匆离去的背影,心里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。快要到嘴边的鸭子突然扑腾着翅膀飞走了,怎能不让他生气?

   陈宏志将怒火发泄到韩冰冰身上。他怒气冲冲地来到KTV包厢,见韩冰冰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发呆,气不打一处来,一把揪住她的头发,骂道:“臭婊子!老子花这么多钱让来,却哄不了一个男人!”

   韩冰冰不知道发生什么,求饶道:“陈总,求求松开手,我的头皮疼死了。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

   陈宏志不但没有松开手,反而拽着韩冰冰的头发使劲拉扯,大声道:“让服侍钱三运,他现在人呢?”

   韩冰冰哭着说:“我们快要办正事时,他接了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,就出去了。陈总,求求放过我吧,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,那十万元钱我不要了!”

   陈宏志冷笑道:“以为我是舍不得那十万元钱?老子富可敌国,有的就是钱!老子是气愤连一个男人都搞不定!”

   陈宏志松开手,猛的将韩冰冰向前一推,韩冰冰顿时一个趔趄,摔倒在地上。

   韩冰冰哭哭啼啼的,陈宏志一肚子恼火,怒斥道:“哭什么!爸爸妈妈死了,在哭丧?赶快过来给老子捶捶背!”

   韩冰冰不敢哭泣了,从地上爬了起来,用手绢将眼泪擦干,然后乖乖地为躺在沙发上的陈宏志捶背。

   陈宏志的怒气消了不少,舒缓了语气,说:“妈的,们挣钱太容易,张开腿,让男人日几下,一个晚上就能挣几万,甚至几十万。”

   韩冰冰的心在滴血,要是知道陈宏志是这种脾气暴躁、不对女人怜香惜玉的男人,给我五十万我都不愿意出台。可是,她哪敢说真话?

   陈宏志又骂骂咧咧道:“妈的,本来指望今晚将钱三运这小子哄上床,老子好抓住他的把柄,没想到这么无用!还破坏了老子的好事!本来我很快就要上那个女人了,钱三运那狗日的阴魂不散,活生生将我们拆散了,气死我了!”

   韩冰冰讨好道:“陈总,我更希望今晚能为服务。陈总事业有成,是个很有魅力的成功人士,我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上了,可是我知道,我配不上。如果今晚能为陈总服务,那将是我一生的荣幸。”

   陈宏志转怒为喜,道:“冰冰挺会说话的嘛,不过,我不太喜欢们这些私生活太乱的女艺人,我更喜欢良家妇女。不过,今晚我要破一回戒,好好享用,也许,将来会大红大紫的,那时候,我可以吹嘘,那个当红明星韩冰冰曾是我的胯下之物呢。”

   “陈总,今晚就在这包厢里?”韩冰冰有些疑惑地问。

   “先用嘴帮我泄泄火,不是钱三运那狗日的来了,现在躺在我身下的就是陆小曼了!陆小曼,逃脱不了我的手掌心,躲过了初一,躲不过十五,老子一定要上了!”

   ……

   陆小曼惊魂未定,跟着钱三运,逃出了宏志庄园。

   “陆书记,晚上回天蓬镇吗?”钱三运问。

   “不回了,太晚了。”陆小曼轻声道。

   “那今晚住在哪里呢?酒店开房间?”

   “本来计划是开房间,可现在,我成了惊弓之鸟了,害怕陈宏志那流氓再来欺负我。”

   “要不,晚上去我那?我的公寓多一个房间。”文小婧今天去省城开会,晚上没有回昌东,叶菲菲早已返回青山,因此,至少今天晚上,钱三运的公寓是有空房间的。

   陆小曼犹豫道:“那合适吗?”

   钱三运笑道:“怎么不合适?我可不是陈宏志,不会强人所难的。”

   陆小曼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谢谢今晚出手相救,要不然,我就很可能被陈宏志那流氓玷污了。陈宏志简直无法无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