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影视app无限观看剧情介绍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镇压者?什么样的镇压者呢?”香梨有些不解的问。

   郭寒见香梨难得对朝堂之事感兴趣,便也跟她细细的讲了起来:“当初龙君尧没有当上太子之前,朝堂也是混乱不堪,这是每个朝代都必然要经历的一个局面,因为人人都想当储君,皇位之争风起云涌,从不停歇,但是这场争夺的最后,总有一个能够敌过一切的人站出来,镇压四方,压制住一切的喧嚣,当然了,这个人自然也会是最后的赢家,就像当初的龙君尧。”

   香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上次他‘杀了九皇子’之事,让他身陷囹吾,皇帝一怒之下直接废了他的太子之位。所以他现在是不中用了,其他狼子野心的人又开始蠢蠢欲动,就是不知道,最后会是个什么局面。”

   其实香梨还是挺唏嘘的,这龙君尧的太子之位其实都没坐到一年呢,屁股都没做热乎,就被踹了,这人也是倒霉,不过,谁让他吃饱了撑的非要招惹不该招惹的人的?

   郭寒从始至终就没想过争皇位,龙君尧这人说是精明,可这种问题上似乎很难转过弯儿来,简直笨的可以,郭寒若是真的想跟他争,哪儿有他当太子的份儿?!

   “下一个镇压者,”郭寒喃喃的说着,脑海里将朝中那些狼子野心的皇子们过了一遍,却似乎很难定论下一个赢家会是谁:“看天意吧。”

  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的一点是,这次显然比之上次要复杂太多,势头也凶猛太多,他甚至想不到,会不会真的出现一个比龙君尧更为厉害的人物镇压住这一切。

   香梨窝在郭寒的怀里,抬眼便看到他似乎想事情想的入神了,一双剑眉微不可查的蹙起,香梨忍不住抬手去抚:“会很棘手吗?”

   香梨也不傻,每次郭寒跟她把什么事情都说的轻松,但是实际上却都是非常复杂又难办的,毕竟是江山社稷的大事儿,哪儿能真的那么简单呢?这会儿瞧见他这样子,香梨大概就在猜测,恐怕这次更难办。

   郭寒感觉到一个小小软软的手抚在他的额头,浑身都轻松了一般,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,抱着怀里的人儿道:“棘手的是朝廷,我唯一的准则是大周朝国泰民安,其余的,他们闹他们的,谁当皇帝又怎么样呢?反正我有我媳妇儿。”

   香梨咯咯的笑了起来:“今天晚上我做涮羊肉吃,我先去忙活了,待会儿小竹和乐儿该回来了,陪他们玩会儿。”

   岸边 慵懒睡姿

   “我还是陪玩吧。”

   香梨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:“起开!”

   香梨在厨房里忙活了起来,严思安在她家吃白食,到底也过意不去,便连忙跟到厨房说要帮忙。

   香梨笑道:“会做菜吗?”

   严思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:“不,不大会,但是我能帮忙洗菜啊!”

   香梨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就知道这种千金大小姐是什么都不会的,罢了,就在这儿洗洗菜吧。”

   严思安笑了起来,拿起篮子里的菜就倒在大盆里洗了起来。

   “可轻点儿,这青菜很嫩的,一掐就烂了。”香梨瞧着她那笨拙的样子,真是担心。

   “啊,哦好!”

   香梨笑了笑,还好这人虽然是大小姐的命,没有公主的病,不然一天天的住她家还挑三拣四,她真的可能会忍不住想要直接把她扔出去的。

   相处这些天下来,觉得这小姑娘人还不错,虽然啥都不会,但好歹性子好,单单这一点,香梨觉得就够了,她家又不缺下人,要那么会干活儿干啥?

   “香梨姐,这是做的什么呀?我闻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······”

   其实也不是严思安不挑,是香梨这里的东西真的让人挑不起来,尤其是饭菜!

   她在京中也算是锦衣玉食的,平日里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?养的胃口也挑的很,被卖的途中,在大船上晃悠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,她真的是捏着鼻子咽下去的那些馒头窝窝头。

   原本以为香梨这儿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,应该也不会有啥好东西给她吃的,谁知这顿顿不重样的好东西,馋的她都吃胖了。

   “这个啊,是火锅,喜欢清汤还是辣汤?”香梨一边煮着锅底,一边问她。

   “我?我都挺喜欢的,不必管我的,”严思安道。

   “我清汤辣汤各半锅,到时候想吃什么菜,直接往里面扔了涮。”

   严思安这才发现,厨房里已经准备了很多菜,都是生的,合着是要这么吃啊!

   “真的啊?这东西我咋没见过呢!”

   香梨笑了笑:“今儿就见着了,肯定是有口福了,我最爱吃这个了。”

   严思安呆呆的看着锅里咽口水:“香梨姐······”

   “嗯?”

   “我能在这儿再多住一阵子吗?”

   “·······”

   晚上吃涮火锅,汪清秋他们也来了,小竹和乐儿一进门就闻着这香味儿,欢呼的喊着今儿肯定是火锅,上了饭桌,巴巴的想吃辣汤里的东西,却被香梨直接给按回去了。

   “小孩子不能吃这么辣的,在清汤里捞。”

   乐儿可怜巴巴的道:“我也想试试嘛,娘亲就吃辣汤,不公平!”

   香梨撇撇嘴:“大人和小孩子就是不公平的。”

   她就爱吃辣!

   乐儿委屈的扯了扯郭寒的袖子:“爹爹,娘亲耍赖。”

   郭寒摸了摸她的小脑袋:“娘亲说不公平就是不公平。”

   乐儿:“······”好想离家出走怎么破。

   香梨到底还是看不下去,只好道:“我给盛一点儿辣汤在小碗里,再添上一些清汤,在清汤里煮好的东西可以放在那里碗里沾一下。”

   乐儿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:“好!”

   小竹道:“爹爹,我们啥时候去打猎吧,我上次听栓子说,他就跟着村里的猎户上过山,我也想去。”

   郭寒倒是干脆的应下:“好。”

   香梨连忙道:“好什么好?栓子都十岁了,小竹才多大?这么小就上山去打猎。”